首頁>資料>2018年中美關系將會顛簸震蕩
資料

2018年中美關系將會顛簸震蕩

打印字號:

中美兩國關系的未來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美國對華心態,取決于美國對中國崛起的適應和“容忍”。美國現今對中國崛起的焦慮上升,對華戰略思維在朝遏制的方向走,中美關系會遇到更多挑戰,不能低估特朗普政府的冒險性和兩國關系的困難,然而,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和兩國關系的發展,中美之間的合作在增多,雙方共同需求和共同利益也日益擴大。而且,美國想要長期維系其全球領導地位,客觀上也需要中國的合作。總之,中美關系不斷起伏會成為新常態,我們要習慣在博弈中尋求合作,在顛簸中推進兩國關系。

2017年中美關系跌宕起伏,經過震蕩后回到平穩的軌道。今年,兩國關系復雜多變。自去年年底,美國政府連續公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等四個官方文件,稱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深度調整對華政策。后又挑起對華貿易爭端,對華強硬施壓。美國著力阻遏中國崛起,對中國構成嚴峻挑戰,兩國全方位博弈加劇。

1、美國頑固堅持冷戰思維,遏制中國崛起

新世紀以來,中美之間的結構性矛盾不僅沒有緩和,而且還逐漸激化,彼此不信任加深。美國對中國崛起的戰略意圖產生更大懷疑和防范,一直不愿看到中國快速崛起。美國把中國崛起視為對其世界領導地位的威脅。擔心中國挑戰現有國際秩序,擔心中國經濟發展會犧牲美國利益。美國社會各界在2015年對華政策大辨論之后的對華認知趨于負面,整體對華態度丕變,導致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強硬面始終在加強。美國社會精英習慣用冷戰思維打量中美關系,主張“遏制中國”的聲音強大,已成為中美關系的最大障礙。特朗普政府是奉行“美國優先”政策的霸權主義。美國政府連續出臺四個官方報告,都突出中國給美國帶來的巨大挑戰和威脅。《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定位為政治、經濟和軍事的首要競爭對手,把中國描述成“修正主義國家”。《國家國防戰略報告》提出了美國戰略的調整。把與中俄等大國競爭作為“首要關切”,反恐不再是重點。在今年美國國情咨文中,美國總統特朗普說中俄是挑戰美國國家利益、經濟和價值觀的對手。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稱,中國將在2025年成為美國最大威脅。美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概念,聯合日印澳等三國針對中國,共同制衡中國崛起的意圖明顯。美國還希望在東盟國家打造一條統一戰線,作為對抗中國的堡壘。美國企圖從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各方面對中國形成戰略擠壓。

由此可見,中美戰略競爭會長期存在。兩國競爭表現在傳統的安全和臺灣特別是經貿等問題上,但美國混合使用各種“經濟牌”、“政治牌”和“臺灣牌”,正加劇雙邊關系的對抗。有學者認為,中美關系是“競爭性共存”,是同床異夢的“競爭性關系”。美國對華“敵意和對抗總體增強”。美國前駐華大使芮效儉擔心,“事實上,中美之間的戰略對抗在加劇而非緩和”。中美對抗的長期趨勢似乎已經形成。

2、美國對華強硬勢力抬頭,使中美關系不穩定

特朗普執政來的內政外交政策不乏爭議。美國國內政治博弈非常激烈,不僅共和民主兩黨勢不兩立,特朗普與共和黨建制派也有裂痕。美國主流輿論與他對立,情報部門與他過不去,政界學界與其關系也很緊張。政府部門“各說各的”,決策機制混亂,令美國政府面臨不確定性。特朗普執政團隊缺少外交問題專家和有經驗的“老臣”。美國國務院“形單影只”,日趨邊緣化,從而加劇外交風險。特朗普政府里相對溫和的穩健派,如美國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前國務卿蒂勒森和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等高官,與特朗普政見不合,先后相繼離職。特朗普政府一年的“決策官員”更替率高達34%。美國內政“亂象”得不到有效控制,不利于美國對外政策和中美關系的穩定。美國新亞太戰略現在還“半清晰半模糊”。美國政府尚沒有完成對歐洲,中東和亞太這三個美國全球戰略重心的明確排序。

特朗普執政第一年盡管“緩和了對中國的立場”,但他“反復無常”的領導風格,是中美關系的不確定因素,也是當下中美關系最大“非常規變量”。特朗普政府新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等官方文件的政策主張都指向中國,表明美國政府中對華強硬派正在得勢,對特朗普的影響也顯著上升。特別是,現在由美國“鷹派”人士組成了“戰斗內閣”:博爾頓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逢佩奧任國務卿和納瓦羅任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今年中美貿易沖突的背后推手也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等鷹派人物。這些都表現出特朗普政府已轉向進一步保守和對抗。美國決策圈民粹派扎堆和日趨“同質化”,增加了決策失誤的風險,從而造成中美兩國在經濟和軍事等方面的博弈加劇。兩國關系全方位震蕩,讓人擔心“急轉直下”,甚至認為中美“面臨攤牌翻船的風險”。

3、經濟等熱點問題沖擊兩國關系

特朗普執政后,經濟成為美國對外戰略和對華政策的首要利益訴求。安全和經濟等問題一個或幾個同時出現,嚴重干擾兩國關系。首先,中美經貿關系持續緊張。特朗普非常在意經濟利益,從經濟出發來審視中國。他上任后談及中國最多的是兩國經貿摩擦,表示對華不滿,經常揮舞貿易制裁大棒。2017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上升,對美刺激很大。3月22日特朗普指令對中國進口美國商品征收高達500億美元關稅。4月5日說考慮額外對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中美“貿易戰”是一場復合型持久戰。中美貿易談判十分艱難,但雙方在貿易談判上各有籌碼,中國的貿易報復手段很充足。中國不想打貿易戰,但也不怕打貿易戰。其次,臺灣問題仍是美國手中操弄的一枚棋子。美國將之作為對華博弈的主要杠桿。今年美國不斷加大打“臺灣牌”的力度,不停地試探中國對臺底線,朝更為危險的方向發展。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通過包括“臺灣旅行法”在內的兩個親臺法案,嚴重損害中美關系。如果美國提升同臺灣關系,中國勢必作出強烈反應。朝核問題的發展“已碰觸了美國的戰略底線”。朝核問題也已成為中美關系新的摩擦點和兩國關系的問題之一。美國一旦對朝動武,會給中國帶來嚴重挑戰和安全威脅。最后,南海問題是中美關系的“慢性病”,將會長期存在。美國新一輪南海航行自由行動計劃實施后,美軍在南海巡航更加頻繁,挑釁目的性和政治性也更強。新年之初,美軍導彈驅逐艦“霍珀”號、“馬斯廷”號、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和“羅斯福”號,先后進入中國黃巖島、美濟礁和南沙群島海域,進行挑釁。近來,隨著美國政府對華強硬,它可能會在臺灣和南海問題上挑起更多事端。特朗普是商人出身,以實實在在的利益來主導美國外交政策。他有意把兩國貿易、南海和朝核等問題“混在一起而不是分開來處理”,是想擁有各種談判籌碼,獲取更多實際利益。

4、中美關系既面臨挑戰,但也有機遇

中美關系向何處去,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整個21世紀國際關系的性質。基辛格說,中美關系是21世紀起決定性作用的大國關系。今日中美關系之重要性已遠超當初建交時,沒有其他雙邊關系比中美關系更重要。中美關系如今是一條大船,已經“大到不能倒”,不會說翻就翻的。中美兩國人口總和占世界人口近1/4,兩國經濟總量超世界的1/3,雙邊貿易占世界的1/5。中國實現“現代化強國”和美國爭取“再次偉大”,都需中美關系平穩發展。

展望未來,中美關系既有挑戰,也有機遇。兩國關系的未來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美國對華心態,取決于美國對中國崛起的適應和“容忍”。美國已故的中國問題專家奧森伯格曾指出,“中美關系最關鍵時刻將是中國真正崛起時,美國是否能容忍它”。如果中美雙方持積極和合作的心態,大家就能抓住機遇,把挑戰化為機遇,為兩國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美國現今對中國崛起的焦慮上升,對華戰略思維在朝遏制的方向走,中美關系會遇到更多挑戰,斗爭面上升,不能低估特朗普政府的冒險性和兩國關系的困難,然而,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和兩國關系的發展,中美之間的合作在增多,雙方共同需求和共同利益也日益擴大。面對恐怖主義、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氣候變化、疾病和自然災害等全球問題,以及在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維持半島和平穩定等亞太地區安全問題上,沒有國家能單獨應對,而需要國際社會尤其是大國之間的通力合作。美國想要長期維系其全球領導地位,客觀上也需要中國的合作。美國前財長薩默斯認為,中美合作不是選擇,而是命運。總之,中美關系不斷起伏會成為新常態,我們要習慣在博弈中尋求合作,在顛簸中推進兩國關系。

5、對話協商,管控分歧和沖突

中美關系早已超越雙邊范疇,肩負促進世界和平、穩定和繁榮的共同責任。中美兩國應該相互尊重,對話協商,堅定合作大方向。妥善處理分歧和敏感問題。現在中國駕馭兩國關系的主動性增加了。中國外交已從以前“反應型”的“被動狀態”轉為“主動出擊”,可以積極主動塑造和引領中美關系。與特朗普打交道,既要保持戰略定力,又必須用實力說話,堅定捍衛國家利益。堅持斗爭,斗而不破。

穩健把握中美關系是兩國的共同責任。中美元首為兩國關系定下了通過溝通和合作來管控分歧的基調,雙方管控分歧、矛盾、摩擦和沖突的能力在不斷增強。為了兩國的利益,中美雙方應該管控好分歧并避免戰爭。因為中美都沒有全面對抗的意愿,兩軍簽署了《中美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框架文件》,說明雙方都愿通過對話而不是對抗方式來解決矛盾和分歧。競爭是大國政治的常態,做“對手”不等于當“敵人”。美國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說,“中國是一個強國,但不因此而成為我們的敵人”。這是美國的理性聲音。

最后要指出的是,美國軍工集團是特朗普上臺的重要支持力量,特朗普執政后重用職業軍人和有軍隊背景的高官,政策取向更加保守強硬。美國鷹派可能長期影響美國對外戰略。由于華盛頓內部形勢惡化,為擺脫國內問題特別是年底美國中期選舉的壓力和轉移“通俄門”造成的政治危機,美國當局可能通過以“挑起外部沖突”的方式轉移危機,尋找出路。對美國轉嫁國內矛盾的可能,我們需保持警惕。

(作者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前秘書長)


來源:國際網


上一篇:關于國務院組成部門的調整和設置 下一篇:戶思社副會長在“中德國際護理合...

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 版權所有京ICP備案05087056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臺基廠大街一號 郵編:100740 聯系電話:010-65122474

聯系我們 公告通知 視頻 資料 榮譽獎項 出版物

意甲2020赛季